刘士余:注册制和核准制不对立 资本市场要少几分浪漫

2017年02月10日 11:59   来源: 搜狐证券

  2月10日消息,据财新网报道,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2月10日召开的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矛头直指“资本大鳄”,表示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,对散户扒皮吸血,要有计划的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。

  一年一度的全国证券期货监管工作会议在北京开幕。这是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以来首次在监管工作会议上亮相,证监会主要领导、各证监会派出机构的一把手均出席,会系统内副处级以上干部通过视频分会场参加会议。其传递出的新监管信号将尤为重要。

  近几月来,刘士余频频撂狠话,在资本市场上惊起千层浪。去年12月3日,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第二届第一次会员代表大会举行,刘士余脱稿怒斥,举牌、杠杆收购,是对治理结构不合理的公司的一种挑战,从门口的野蛮人变成了行业的强盗,这是不可以的。"当你挑战刑法的时候,等待你的就是开启的牢狱大门。" 矛头直指保险系资金。

  1月3日上午,元旦节后刚一上班,刘士余专程到证监会稽查局、稽查总队进行工作调研发表讲话,强调要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,逮鼠打狼,敢于亮剑,依法维护资本市场运行秩序,切实防范资本市场风险,有效促进资本市场规范发展。要把稽查队伍打造成为一支立场坚定、能征善战、纪律严明的铁军,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“守护神”,成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“神盾”。

  以下为刘士余讲话要点总结:

  1、再度炮轰资本大鳄,不允许呼风唤雨和对散户扒皮吸血:刘士余在2月10日召开的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矛头直指“资本大鳄”,表示资本市场不允许大鳄呼风唤雨,对散户扒皮吸血,要有计划的把一批资本大鳄逮回来。

  2、谈注册制,和核准制不对立,不要理想化也不要神秘化:刘士余称“注册制是监管的方法论的要求,和行政核准制并不对立。注册制既不要理想化也不要神秘化。” 刘士余称各种准入类产品,核心是做好上市公司发行股票的质量审查,资本市场运行要稳定。“惊涛骇浪的资本市场一定是弱肉强食者在操纵。”

  3、定调新股IPO,强调股指稳定和融资力度不能对立:刘士余称“股指稳定和融资力度不能对立,没有ipo数量的提升,资本市场一些丑恶现象难以从根本上解决,数量上了,壳的价格不就下来了吗,还炒壳吗?2017年,资本市场服务国家战略的力度要提升,要进。”

  4、点名批评股市“黑嘴”,“ 黑嘴又多年没打了”:刘士余称,有些券商的分析师"语不惊人死不休",预测指数能到个位。"黑哨几年没打,又出来了,好政策也被黑哨吹歪了,全世界也没见(像我们这样)个别券商经济学家这么胡说八道。"刘士余称,他本人是清华大学工程专业,数理化是本行,毕业论文是计量经济学,都没敢想(预测指数)。但出差到外地, 电视上操着山西话、山东话、江苏话、浙江话的分析师都能预测到个位。

  5、谈险资和炒股问题,大的险资人保国寿都是好的:刘士余称“去年在基金业协会的会上,我讲这个野蛮人,是倡议大家不要去做,并没点名,但我在机场还没起飞就被解读成险资了,就算讲险资也是极少数,也是小妖精,我们大的险资人保国寿都是好的,最后被解读成这样,众口难辩。但话说回来,资本市场不允许任何人呼风唤雨,兴风作浪,随心所欲,赌场也没这么干的。”

  6、资本市场不能脱离实体经济,重视上市公司的质量:刘士余强调,要更加重视上市公司的质量,上市公司背离价值,资本市场脱离实体经济,不酿成大祸才怪。“少几分浪漫,多几分严谨,多几分理智。”

  7、谈中概股回归,中概股在美国一样是服务国家战略:刘士余称“去年初中概股回归一度盛行,应认识到,在美国上市不回来,一样也是服务国家战略。”另外,中国资本市场监管标准不比美国等其他市场低。

  8、交易所不能沾沾自喜 要把风险放在第一位:刘士余称“去年资本市场为服务实体经济做出新贡献,融资额度全球第一,但数字是成绩也是忧虑,数字质量还不够,两个交易所不能沾沾自喜,要把风险放在第一位

  9、谈资本市场建设,少几分浪漫:刘士余强调,要更加重视上市公司的质量,上市公司背离价值,资本市场脱离实体经济,不酿成大祸才怪。"少几分浪漫,多几分严谨,多几分理智。"

  10、谈投资者保护,有些证券公司能骗就骗能行吗?刘士余称,有些证券公司过去(拉人开户)是能骗就骗,结果人家来了,又说"这里面弱肉强食,我们尊重市场",那能行吗?

  11、谈贫困地区企业IPO,观念带动和模式变化帮助更大:刘士余称"去年服务脱贫攻坚战略的探索受到高度关注,认识逐步趋同,一家企业已经过会。在标准不降的情况下,贫困地区上市企业通过观念带动和模式变化,给贫困当地的帮助远远比直接带来的经济价值要大得多。"

  12、谈解决IPO堰塞湖:刘士余称注册制既不要理想化也不要神秘化,务必理解制度,咬住牙关,保证质量好的公司能够及时上市,用2-3年的时间解决IPO堰塞湖。"企业IPO的数量不断增加,这是好事儿,如果资本市场要'找米下锅',反而要出大事儿。"刘士余称,稳定的预期是市场证明有效的做法,必须牢牢去做,别折腾,企业IPO的核心是做好上市公司发行公司股票的质量审查。刘士余认为,行业管理、市场监管的政策预期要稳,已经被行业发展,实践证明行之有效的各项政策、方法、导向要扎实执行,务求实效。资本市场的核心功能是融资,注册制是监管的方向性要求,不是监管目标。

  13、谈交易所加强一线监管:刘士余说:“ 交易所的一线监管功能在过去是薄弱的,现在必须加强,这是下一步监管的主要力量。”刘士余透露,沪深交易所下一步要和各省证监局签订《上市公司监管备忘录》,期货交易所照此办理。